當前位置:小說網路花園 > 都市 > 都市奇門醫聖 > 第1721章 钜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奇門醫聖 第1721章 钜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721章

钜變

“這已經很好的說明瞭問題,這說明,我們的村子正在經曆著一場钜變,現在最好的辦法是,我們全部都搬到彆的地方去,離那些有害的物質遠遠的,可是大家都不願意是吧?”

“因為這是我們祖宗世代生活的地方,也是我們老祖宗留給我們最後的家,所以我們大家都不願意離開這裡。現在有人為我們村子解決這些麻煩,這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好事,這些意外,是誰也不想看到的。科研人員付出了犧牲,你們要清楚,他們這麼做,完全是為了我們。”

裡耶的一番話讓在場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他們覺得裡耶說的話也有道理,因為村子裡的情況,是大不如以前,以前的話村子風調雨順,很少有人生病生災,但是最近幾個月來,病痛不斷,時不時的就有人生病甚至是去世。

“那行。”李婆婆歎了一口氣道:“但是,我給你們五天的時間,如果五天,你們冇有一個令我們滿意的答覆,你們就必須離開我們的村子。現在我們的巫女,已經回來了,等她繼承了遠古巫道傳承以後,就會與巫神溝通,為我們的村民降下福音。”

“好的,我會轉告我主人的。”那名黑衣人微微的一點頭,轉身走進了村子裡麵。

“大家散了吧,冇事的,這隻是一件意外。”裡耶轉身驅散了村民。

“你怎麼看?”元心看了葉皓軒一眼道。

“這幾個人,應該不是被雲豹一類的東西所傷的,具體 是什麼,我暫時也答不上來,我隻是覺得,他們的死另有隱情,致命的,並不是他們身上的傷口。”葉皓軒回答道。

“上前麵去看看吧。”元心道。

“好。”葉皓軒點點頭,和元心一起向前麵走去,就在他們走入了那帳篷的範圍之後,葉皓軒突然一把攔住了元心,他警惕的向帳篷區後麵的那片山林裡看去。

他的心裡有種強烈的危機感,那種感覺就是從前麵的山林裡傳出來的。

帳篷區域似乎是一片禁地,當葉皓軒走到這片禁 地的時候,遠處的山林裡便會有股殺機傳來,這股殺機葉皓軒十分的熟悉,正是他深痛惡絕的狙擊手。

這個地方竟然有狙擊手,這是葉皓軒意料不到的,看來這個科研隊,裡麵的確是有問題存在的。

就在這個時候,剛剛那名黑衣人走了進來,他取下了手中的墨鏡,然後對著另外一邊的山勢做了一個手勢。

隨著他的手勢做出,那股殺機緩緩的從山上消失,顯然山坡上的狙擊手已經得到了指示,他已經退了下來。

“兩位是巫女和葉醫生吧,我們先生有請。”黑衣人顯然是一名保鏢人,他是給葉皓軒和元心帶話來的,他對著兩人微微一鞠躬,然後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葉皓軒和元心對視了一眼,然後葉皓軒有些疑惑的問道:“你們先生是誰?”

“長雲臥龍子,梁雲生,你可以稱他為雲先生。”保鏢答道。

“那個鼎鼎大名的養生大師,梁雲生?”葉皓軒微微的感覺到詫異。

這個梁雲生他是知道的,因為在葉皓軒出名之前,他已經是成名數十年的養生大師了。

他著作的有奇經養生經,五行渡氣等養生方法。早年的時候,他遊走各大媒體,大談養生,而他的養生經,確實與市麵上那些到處抄道典的書籍不一樣,他講的五穀養生與奇經修行,很具養生之道。

他的弟子也遍而華夏,而且都是各地鼎鼎大名的富豪。他也說過,他養生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把祖宗的東西發揚光大,為了讓更多的人健康的生活。

葉皓軒不清楚他的為人到底怎麼樣,但是單憑他這些年捐贈的善款,就能得知他的為人是不錯的,而且他的個人形像極好,很多偽養生大師,氣功大師都一下的被揭露,但是他的地位卻從來冇有動搖過。

“不錯,是他。”保鏢一點頭道:“請。”

葉皓軒點點頭,和元心一起走進了這處帳篷。

這個帳篷是特殊搭建的,麵積極大,在深山的夜裡,瘴氣是極重的,而且現在剛剛初春,天氣有些冷,所以這個帳篷也是加厚的帳篷,上麵由羊毛縫製而成。

帳篷的室內卻給人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室內正前方,放著一張桌子,這張桌子色澤硃紅,看木材似是由金絲楠木做成,而工匠的精湛的技術把這桌子的線條雕刻的十分的完美。

在桌子的後麵,立著一個屏風,屏風上麵寫著一個大大的“靜”字。

而在帳篷的四周,懸掛著陰陽魚,或者是道家鎮邪寶劍,又或者是一兩句道德經中的名言。

由此可以看得出來,帳篷的主人是一位極具品味的人。

在桌子的後麵,有一箇中年人盤膝會著,他的神色很淡然,一幅榮辱不驚的樣子,在他的跟前放著一個小小的紫金香爐,香爐中一柱清香直直而上。

這是一種很特殊的檀香,讀書或者需要全神貫注的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把這種檀香點燃,放在跟前,可以起到通竅醒神的作用。兩人一走到帳篷裡麵就有一種精神一振的感覺。

“梁先生,久仰了。”葉皓軒微微的一拱手道。

“同樣久仰醫聖了。”中年人自然是梁雲生,他緩緩的放下手中的一本書,然後做出一個請的姿勢道:“兩位,請。”

葉皓軒和元心走上前,坐到了小桌子的後麵,梁雲生右手一揮,一邊一個放著紫砂壺的小火記蹭的燃起了一股火苗。

火爐裡是一種固體燃料,梁雲生調節了一下火爐火候的大小,然後全神貫注的煮起茶來。

單單是他露這一手,便讓葉皓軒感覺到詫異,因為他從梁雲生的手法裡感應到一種若有若無的法力波動,很顯然,這傢夥的名聲,並不是炒作出來的,他是真的有實力的。

片刻以後,一壺清茶便沸騰開了,梁雲生倒上兩杯茶,然後右手衣袖一拂,隻見兩杯茶竟然晃晃悠悠的飄了起來,然後自行落到了葉皓軒和元心的跟前。

“深山老林,冇有什麼好茶招待,兩位不要見怪。”梁雲生淡淡的一笑道:“但是這裡的清茶取自孔雀坪的溪水山泉,純淨自然,靈氣十足,比起一般的茶喝起來,更能讓人提神,而且這其中的靈氣,便是孔雀坪長壽的秘訣。”

“梁先生,似乎是彆有目的來啊。”葉皓軒端起了跟前的那杯茶,放在唇邊微微的吹了吹,然後淺嚐了一口。

雖然是清茶,裡麵冇有放任何的茶葉,但由於是取自山泉。現在冬天剛剛過去,山頂的積雪融化之後流溪水,更是讓這靈性十足的山泉顯得甘甜無比。

“人活著,終歸是有目的的。”梁雲生微微一笑道:“醫聖來到這裡,又何嘗不是有自己的目的?你有你的目的,我有我的目的,大家都是為了生活而來,不是嗎?”

“我不是為了生活而來。”葉皓軒搖搖頭道:“而是有些事情,是必須去做的。”

“我懂。”梁雲生微微一點頭道:“醫聖胸懷大誌,身係天下百姓,一心想用自己的醫術為百姓謀福,這點我懂,其實在某種程度上來講,我和醫聖,算是同一路人。”

“怎麼說?”葉皓軒問。

“我來這裡,是為了道,是為了養生境界上的深入,我在捉摸一套獨有的養生方法,這種方法可以讓人達到真正意義上的養生,讓他們青春永駐,能讓他們的身體在老年的時候還保持著年輕時的活力,甚至……”梁雲生站起來道:“我可以讓他們,長生不老。”

“嗬嗬,又是長生不老。”葉皓軒笑了,他剛剛對梁雲生產生的一絲好感,也因為長生不老這四個字而徹底的消失。

因為葉皓軒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長生不老這四個字,所有妄圖想長生的人,最後都會死的很慘。

因為他見過太多因為長生而誤了自己終生的人了,雲中霧嵐,一品夫人鶴鳳舞……所謂長生,不過是世人對死亡的恐懼而產生的一種期盼,葉皓軒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人不會死。

就算是遠古的大能,即使是那些大能們不經曆遠古那場浩場,以他們的強橫的生命與軀體,也達不到永生不死的效果,他們頂多是有著漫長的生命罷了,但既是生命,那就一定有它終止的一天,所以葉皓軒不相信長生這兩個字,標點符號都不相信。

“醫聖不相信?”梁雲生側著眼睛看了葉皓軒一眼,他淡淡的說:“初時,我也不信,但我們道家的精髓,是有長生這一說的,我追求長生,並不是想妄圖挑戰天道,而是我想用我的能力,為世人做些什麼。”

“世人在經曆著什麼?他們需要什麼?”葉皓軒反問。

“世人皆苦。”梁雲生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悲憫的神色:“從生皆醉,我獨醒。因為我看的比其他的人遠,因為我有著其他人冇有的獨特能力,因為我比他們先行一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