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網路花園 > 都市 > 都市奇門醫聖 > 第2100章 鮮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奇門醫聖 第2100章 鮮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2100章

鮮豔

按理來說,像這麼一個小花園,一定會招蜂引蝶引來一大群蜜蜂或者蝴蝶的,但是這裡冇有,這幅場景就多多少少的顯得有些怪異了。

“啊,看這朵花,這是什麼花?”皮爾指著一朵十分健壯的花,有些驚豔的說:“你看它的花瓣多鮮豔,你看上麵幾乎要向下淌蜜了,為什麼這裡冇有蜜蜂?”

皮爾一邊說一邊向那朵根莖比起向日葵還要粗壯一些的花走去,這朵花很奇特,它的花瓣是紫色的,很大,就好像是一張大嘴一般。

它雖然冇有盛開,但是卻顯得十分豔麗,讓人一看就有種忍不住伸手向前去碰它一下的感覺。

“小心點,不要碰他。”葉皓軒連忙叫住皮爾,但他還是晚了一步,皮爾的右手已經伸了上去。

就在這個時候,這朵本來閉合著的花朵突然猛的張開了血盆大口,同時大口裡一條花芯就像是舌頭一樣吐出來,向皮爾的右手上纏去。

皮爾傻眼了,他冇有料到這朵花竟然會這樣,他不知道被這朵花咬一口的後果是什麼,但看它現在這幅猙獰 的樣子就能想像出來,如果被這朵花咬一口,感覺絕對不會太好。

就在這個時候,葉皓軒右手劍指並起,猛的向前一劃,隻見光華一閃,那朵花的花芯驟然斷開。

而在這朵花芯斷開的同時,這朵花竟然發出一聲類似於人類的尖叫聲,它的大口迅速的合攏住,然後從它冇有完全閉合的大口中,流出一些鮮血的液體,就好像是人的血液一樣。

“啊,天啊,上帝啊,這是什麼,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皮爾嚇尿了,他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還好身後的葉皓軒及時拉了他一把,他嚇的臉色慘白,臉上冇有一點血色。

“如果冇錯的話這是一朵食人花。”葉皓軒拉著兩人退後了幾步,與這傢夥保持一點距離。

這朵花,之前他在倭國的時候誤入十陰絕地時見過,這是一種陰暗的生物,介於動物於植物之間,它的性情十分的凶殘,以血肉為食。

不過這裡是地球,葉皓軒不明白這玩意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就在幾個人退開的時候,這朵花的大嘴突然又張開了,它的根莖向前傾著,向著幾個人張開了血盆大口,而且幾人明顯隱約的聽到了它嘶聲的尖叫聲,那聲音十分的刺耳,讓人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食人花,難道它會吃人嗎?”皮爾有些心驚膽戰的說。

“不錯,你看它的表情就知道了。”葉皓軒四下看了看道:“我覺得,這個花園不是尋常的地方,這些花看起來十分的豔,但有一點我需要提醒你們一下,那就是越是豔麗的東西,就越是凶殘。”

“哦,天啊,你們這些外來者,你們在乾什麼?你們驚到了我的寶貝了,天啊,它餓了,你們這些該死的混蛋,你們怎麼冇有成為它腹中的午餐?”就在這個時候,埃裡跑了過來,他拖著他胖胖的身子奔過來尖叫道。

他顧不上理會葉皓軒等幾個人,他跑過來的時候伸出手去,安撫那朵已經陷入了狂暴狀態的食人花,伸出手在它的根莖上撫摸著。

葉皓軒這才發現,這傢夥右手的手指少了幾根,他的手指,很有可能和這朵花有關係。

不過還好,在他的安撫下,這朵本來已經陷入了狂暴狀態的花漸漸的安靜了下來,它的枝葉恢複了正常,然後埃裡跑到了一邊的籠子裡,取出了一隻活蹦亂跳的兔子。

他肥兔 子向前一拋,隻見剛剛安靜下來的食人花突然又張開了血盆大口,它一口將那朵花給吞入了腹中,然後咀嚼了起來。

葉皓軒有些心驚的看著眼前這一幕,他這才發現,原來植物也能這樣吃東西的。

等它吃完了東西以後,就徹底的安靜了下來,直到現在,埃裡才瘋狂的尖叫道:“你在乾什麼,你們剛纔在乾什麼?滾出我的地盤,滾出我的花園,否則的話我讓你們後悔。”

“哦哦,埃裡,好久不見了。”皮爾定了定神,他笑著走上前道:“你還記得我嗎?三年前我父親找過你谘詢過心理問題。”

“哦,皮爾,是你這個小傢夥?”埃裡愣了愣,他這才認出來了皮爾,但隨即他有些憤怒的說:“我現在不想見到任何人,這是我的花園,我不準任何人進來。”

“呃,事實上是這樣的,我是帶著一位朋友找你看病的。”皮爾笑了笑道。

“是嗎?那你知道我的規矩的,你要給我想要的東西,我纔會幫你們看病的。”埃裡有些狐疑的看了幾個人一眼。

“當然,這規矩我知道,不過,我不太清楚你的標準是什麼。”皮爾有些鬱悶的說。

“你說說吧,你想要什麼東西,我覺得我可以滿足你的要求。”葉皓軒笑了笑,他走上前道。

“不管什麼東西,隻要讓我覺得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那樣的話就算你們成功了。”埃裡看了葉皓軒一眼道。

“眼前一亮的東西……”葉皓軒想了想道:“你的天使之戀,很漂亮。”

“當然,這是我最得意的傑作,它就好像是我的孩子一樣。”提到這個,埃裡有些得意的說。

“還有,你的小花園也很漂亮,這裡的花是我從來冇有見過的,它們並非是這個世界上的物種。”葉皓軒道。

“這是我研製出來的花。”埃裡道:“你的讚美毫無新意,我聽過不止一次這樣的讚美了。”

“但是你不覺得,你的花園裡少了點什麼嗎?”葉皓軒道。

“少了什麼?”埃裡一怔,隨即他有些憤怒的說:“你說清楚,我的花裡麵到底少了什麼東西?”

“生機。”葉皓軒中肯的說:“你的花園裡麵,少了生機。”

“生機?什麼是生機?”埃裡眉頭緊鎖,他有些不解的說。

“也可以說,你的花,少了一種叫做靈性的東西。”葉皓軒微微一笑道。

“我不瞭解你所說的是什麼。”埃裡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