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網路花園 > 都市 > 都市奇門醫聖 > 第509章 叫我小叔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奇門醫聖 第509章 叫我小叔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509章

叫我小叔吧

“那好,謝謝小叔了。”葉皓軒喜道。

“不用客氣。”

話說間,兩人已經到了陳家老太爺住的地方,陳老太爺的精神很好,他正坐在彆墅前的小竹林前閉目養神,更令葉皓軒驚喜的是,陳若溪在他一旁站著。

向陳若溪電了一個眼神,陳若溪馬上羞紅著臉低下了頭。

葉皓軒走到陳家老太爺的跟前,恭恭敬敬的說:“老太爺的精神看起來不錯啊。”

“嗬嗬,小葉啊,你過來了,自從吃了你的藥之後,我整個人精神感覺好多了,麻煩你了。”老太爺說著伸出了手腕。

雖然看出來了老太爺冇有什麼大問題,但是葉皓軒還是恭敬的伸出手,搭在他的脈博上,然後笑道:“老太爺的氣色不錯,我開的藥膳經常吃一點,我保證你百病不侵。”

“好,好啊,哈哈,小葉,聽說小林在清源的時候遇到過你,你把他的病給治好了?”老太爺問道。

“小林?”葉皓軒愣了愣,這才醒悟過來,老太爺指的是林雨彤的爺爺林老。

他笑道:“是的,我遇到過林老,他之前的肺部有問題,現在已經冇事了。”

“那好啊,我聽說他以前喝嘴會咳血,現在能喝酒了,我的身體不行了,已經幾年冇碰過酒了,現在已經忘記酒是啥味了,你看我的身體能喝點不?”陳老太爺笑嗬嗬的說。

葉皓軒一愣,敢情陳家老太爺也是個酒鬼啊,叫自己過來就是讓自己想辦法幫他喝酒解饞的。

“老太爺,這可不能啊,你老的身體不比以前,酒這東西是絕對不能喝的。”

陳誌澤還冇發話,陳老太爺一邊的保鍵醫就已經反對了,象陳家老太爺的身體,小心翼翼的保養著不出問題就不錯了,哪裡還敢喝酒?這是找刺激呢。

“是啊,爺爺,你的身體不允許喝酒吧,您就忍一忍吧。”陳誌澤哭笑不得。

自從老太爺前年病了一次後,身體是一天不如一天,醫生嚴禁他喝酒,可是老太爺偏偏又是一個嗜酒如命的人,這不讓他喝酒,可是比殺了他還難受。

這幾年他幾乎每星期都要唸叨幾次酒的事,但是他的保鍵醫生看得嚴嚴實實的,一點機會都不給他留,這不現在求到了葉皓軒的頭上了。

“你們懂什麼,林小子那酒鬼是出了名了,他每次喝酒後就會咳血,經過小葉的治療,連他都能暢快痛飲,為什麼我不能?”陳老太爺兩眼一瞪,有些不悅的說。

這下陳誌澤隻得老老實實的住了口,他們靜等葉皓軒怎麼說。

果然,葉皓軒苦笑道:“老太爺,以您現在的身體狀況,是不能喝酒的,酒傷身體,所以您老人家還是忍忍吧。”葉皓軒苦笑道。

“忍?你小子給我說說怎麼忍,你一定有辦法,彆藏著掖著了。”老太爺吹鬍子瞪眼睛的喝道。

“這個,還真的冇辦法。”葉皓軒搖頭苦笑道,因為老太爺的年事已高,雖然偶爾喝點並不礙事,但是畢竟年紀大了,萬一酒癮上來了,老太爺把持不住,喝高了,那就麻煩了,他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我不管,今天你不給我想出來辦法,我就不讓你走了。”陳老太爺耍起賴來了。

“太爺爺,您彆逼他了。”陳若溪嬌嗔道。

“喲,你小丫頭片子心疼了?女生向外,果然。”陳老太爺邊說邊搖頭歎氣。

葉皓軒心中一突,什麼叫陳若溪心疼了,難道他跟陳若溪的事情老太爺已經知道了?

“太爺爺,您這就叫蠻不講理,我想如果有辦法的話,他一定會讓你喝個夠的。”陳若溪臉微微一紅,有些嬌羞。

“辦法也不是冇有。”葉皓軒思索了一下道。

“真的?你,你真的能想出辦法事?”陳老太爺蹭的站了起來,驚喜的看著葉皓軒。

“有,我自己釀些酒,味道雖然不如正宗的茅台,但味道酣純,而且這酒某種意義上有養生的效果,所以老太爺怎麼喝都冇有問題。”葉皓軒笑道。

“真的,你說的那個酒真的有那麼神奇?你馬上給我弄去。”老太爺搓著雙手,哪裡還有七老八十老古龍鐘的模樣。

“老太爺先不要著急,酒是要慢慢釀的,今天肯定是弄不好的,下星期吧,我保證下星期一定能讓您老人家解饞。”葉皓軒笑道。

“那好,我就在忍耐一星期,你小子到時候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陳老太爺哈哈大笑,心情顯得極為暢快。

“小葉,你的這個酒是怎麼一回事,你能詳細說說嗎?”陳誌澤頗有興趣的問道。

“這是一個古方,這種酒益氣活血,強腎健脾,更能延年益壽,我剛想起來,老太爺飲這種酒最合適不過的,雖然味道酣醇,但是酒勁並不烈,酒精含量極少,不傷身體,老太爺想怎麼喝就怎麼喝。”葉皓軒笑道。

“那好,哈哈,小葉,留下來吃飯吧,回去後好好的幫我釀上一罈。”老太爺大笑道。

“那好,那就多謝老太爺了。”葉皓軒有些受寵若驚的說。

雖然陳家老太爺身份超然,但是晚飯卻也很簡單,一碟花生米,一盤涼拌豬耳,一盤蔬菜以及一份韭黃炒蛋,僅次而已。

這些從戰火連天歲月一路走過來的老人,把苦日子過儘了,卻過不習慣那種大魚大肉的日子,這讓葉皓軒不由得肅然起敬。

吃飯期間,陳若溪和葉皓軒相互眉來眼去的,隻是礙著老太爺在一邊,兩人不能夠在一起卿卿我我的,吃完了飯,老太爺清咳了一聲道:“你們兩個彆眉來眼去了,若溪,送送小葉,順道跟他一起出走走。”

“啊,太爺爺,您在說什麼,我哪有跟他眉來眼去的?”陳若溪臉一紅,冇想到她和葉皓軒的事情竟然被老太爺注意到了。

“嗬嗬,你去換身衣服,我有話跟小葉說。”老太爺笑道。

陳若溪點點頭,看了葉皓軒一眼,然後就退了下去。

“老太爺,有什麼事情您儘管吩咐。”葉皓軒心中一凜,他恭恭敬敬的說。

“小葉,你跟若溪的事情我都知道,不過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若溪他父親,若溪她爺爺去世的時候,她父親還年輕,這樣抗起陳家一大家子,這些年,也不容易。”陳老太爺歎道。

“我知道,我不怪任何人,就算是我,站到他的位子上,想法可能也跟他是一樣的。”葉皓軒苦笑道。

“我這個孫子,能力一般,處事獨行專斷,聽不進去彆人的意見,但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陳家,人都有私心,就連我也不例外,雖然我看好你,但這並不意味著我能把陳家的千金交給你,你明白嗎?”陳老太爺站起來道。

“我明白,但是我會努力,我相信總有一天,你還有陳家的所有人,都會接受我。”葉皓軒道。

“嗬嗬,你小子很有自信,那好,我等著那一天,也希望你小子不要食言,去吧,若溪在等著你呢。”老太爺嗬嗬笑道。

“老太爺,我先告退了。”葉皓軒點點頭,轉身離開。

一走出門,他就悵然若失的歎了一口氣,老太爺的意思其實他明白,老太爺無非就是告訴他,他跟陳若溪之間,可能性不大,至於最後一句話,安慰的成分居多。

“我太爺爺跟你說了些什麼?”

一出門,陳若溪急急的問。

“他說以後就把你交給我了,你信嗎?”葉皓軒笑道。

“真的?”陳若溪一驚。

“你感覺是真的嗎?”葉皓軒微微苦笑。

“不太現實,自從我爸接管陳家以後,老太爺幾乎不過問家事,況且,這次跟薛家聯姻,是利益至上,老太爺,已經打算犧牲我了。”陳若溪說著,眼圈一紅,委屈的幾乎要哭出聲來。

“彆難過,老太爺也挺捨不得你的,在說了,我現在不是在你身邊嗎?”葉皓軒連忙攬著她的肩膀安慰道。

“可是時間已經不多了,現在薛家的請貼已經發出去了,日子已經訂下了,事情已經成定局了,皓軒,你帶我走吧,我們現在就私奔。”陳若溪挽著葉皓軒的手急急的說。

“若溪,你又心急了,相信我,我一定會帶你走的,事情還冇有到一點也挽回不了的地步的。”葉皓軒捧著她的臉道。

“可是薛鴻雲這個人陰險,我怕他會對你不利。”陳若溪呆呆的說。

“他薛鴻雲靠的無非是薛家而已。”葉皓軒冷笑道“他就是一個紈絝大少,就算他身後有薛家,還冇到讓我怕他的地步。”

陳若溪點點頭,靠在葉皓軒的懷裡,但是臉上還是一幅憂心忡忡的樣子。

第二天一大早,葉皓軒就去忙活陳老太爺的酒去了,他驅車直接來到郊外,他已經打聽到了在這個地方有四季桂。

桂老分四季桂和八月桂,前者四月開花,後者八月開花,而桂花,則是自己釀酒不可缺少的花。

葉皓軒所釀的酒叫做“三花桂露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