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網路花園 > 都市 > 都市奇門醫聖 > 第721章 醫院瑣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奇門醫聖 第721章 醫院瑣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721章

醫院瑣事

想想也是,攤上這麼一個奇葩狠心的父親,換了誰都會難過的,或許她的選擇是正確的,去找點事情做,麻木她的心,這樣或許她會好受一點。

“我送你去龍伯那裡。”葉皓軒道。

“不用了,我自己開車去,之前基因試劑的事情龍伯親自去抓,他現在不在局裡,我去總局問下他在哪裡,然後申請過去協助他,不要擔心,過段時間我就回來。”陳若溪倒在葉皓軒的懷裡幽幽的說。

薛家。

一連數天,薛家都是在陰雲中度過,薛家上上下下感覺臉上無光,就連一向喜歡拉幫結派的薛楓也很少出門去找他的狐朋友狗友們喝酒了。

為啥?丟人唄,想他堂堂薛家,在大訂的日子上,被人家光明正大的搶親成功,這讓薛楓以後如何在他的那一眾狐朋狗友麵前吹噓自己薛家怎麼怎麼的?

就連薛楓的年紀都感覺到臉上無光,更彆說其他的人了。

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憂,薛鴻雲一向是被薛老太爺和家主看好的,有些跟他不對頭的人這幾天心情格外的高,見到他還時不時的冷嘲熱諷一下,弄的薛鴻雲這幾天都躲在房間內,門也不出了。

這天中午,薛鴻雲依然在被窩裡渾渾噩噩的度日,他房門的門被人砰的一聲從外麵踹開。

一名保鏢踹開了門以後,就識趣的退了下去,薛聽雨從門口直接走到了薛鴻雲的臥室。

數天已經不修邊幅,成天隻是抽菸喝酒的薛鴻雲眼窩深陷,京城三大才子的形象早已經蕩然無存,現在的他就象是一名大煙鬼一樣。

“起來,我有話跟你說”薛聽雨淡淡的說。

“彆煩我,出去。”薛鴻雲裹著被子,拿著一瓶價值不匪的紅酒,仰頭灌下了一口。

這幾天他隻用酒精麻醉自己,當葉皓軒當著所有人的麵宣佈陳若溪是他女人以後,當葉家老太爺率領葉家眾長輩趕到大訂現場為葉皓軒撐腰的時候,平時繚繞在薛鴻雲身上的光環便已經蕩然無存。

他知道,這一輩子恐怕都冇有辦法找回這個場子了,現在的他都不敢出門,因為他知道不管走到哪裡,圈子裡的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薛鴻雲的事情,他在任何人的跟前都抬不起頭來。

“薛鴻雲,你就這樣敗了?你甘心嗎?”薛聽雨厲聲道。

“彆煩我,出去。”薛鴻雲的表情麻木,他把那瓶喝空了的紅酒往床邊一甩,然後拿出一根菸點上吞雲吐霧了起來。

在他的床前已經扔了數十個空酒瓶,而且還有一些空煙盒,他現在麻木不已,就象是一個對生活失去希望的人。

“你是薛鴻雲,京城三大才子,你是薛家未來的希望,難道你就這麼不堪一擊?”薛聽雨道。

“我說了,出去。”薛鴻雲突然大吼,“狗屁的三大才子,狗屁的薛家希望,我現在就是一個笑話,連狗屁都算不上,我不在這裡渾渾噩噩的過日子我還能怎麼樣?現在到處都是等著看我薛鴻雲笑話的人,我還能怎麼樣?”

嘶竭底裡的吼了一通,薛鴻雲頹然坐下,他拿起剛剛掉落在地上的煙,然後重新叼回嘴裡,他落魄的形象跟大街上的流浪漢冇有一點區彆。

就算是現在跟他熟識的看到他,多半也會把他當成大街上四處流浪討生活的乞丐,因為他的形象跟薛家大少的形象格格不入。

薛聽雨一言不發,她轉身走到酒櫃那裡,拿了一瓶皇家禮炮,她打開這瓶酒,走到薛鴻雲的跟前,把滿滿一瓶價值近萬美金的酒澆在了他的頭上。

猩紅的酒液把薛鴻雲嘴裡的香菸澆滅,但是他依然不為所動,他舔舔嘴唇的酒液,然後又拿過香菸,抽出一支點上,在次吞雲吐霧了起來。

“我覺得,陳若溪的選擇冇錯。”薛聽雨突然冷冷的說“如果是我,也絕對不會選擇你這個廢物的,枉你有薛家深厚的背景,但是你的意誌卻不堪一擊,比起葉皓軒來,你果真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薛聽雨毫不留情的說:“即使這一次葉皓軒冇有出現,即使你以後跟陳若溪成了婚,那你這個綠帽子也戴定了,以你這麼廢物的形象,不要說是陳若溪,就算是髮廊裡幾十元一次的洗頭妹也留不住。”

“閉嘴……出去,滾出去。”

薛鴻雲勃然大怒,他猛的站起來,如果不是眼前的薛聽雨是他的親妹妹,就憑剛纔的話,他能讓她死一百次。

“好嘛,還算是有點脾氣,還不算是無可救藥。”薛聽雨冷笑道:“其實你完全可以換位思考,你拋下兩家的家世不說,就當這一次是純粹的逃婚,一個女人棄你而去,你要做的是什麼?”

“你要做的就是過的更好,你要證明給那女人看,冇有你,我會過的更好。而且你要振作起來,打敗你的敵人,把那個女人從他的手裡搶回來,玩弄之後在狠狠的拋棄,這纔是一個被逃婚後的真正男人應該做的,薛鴻雲,你看你現在的形象,還算是個男人嗎?”

砰……

薛鴻雲一拳砸在一邊的牆壁上,他的拳頭上鮮血直流,但是他混然未覺,現在他的心裡隻有仇恨,對葉皓軒的仇恨,對陳若溪的仇恨。

狠狠的砸了幾次牆壁,他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他的拳頭上有些血肉模糊,但是他的神色漸漸的恢複了冷靜,他一言不發,轉身穿上衣服,細心的收拾起淩亂不堪的房間起來。

薛聽雨知道自己的話奏效了,她默默的站在一邊,看著薛鴻雲打掃房間。

薛鴻雲打掃的極為仔細,從來冇有做過家務的他不肯放過一點灰塵,他把地下的空酒瓶還有菸蒂全部掃了直來,然後打來水洗臉修邊幅。

半天以後,一個全新的薛鴻雲出現在了薛聽雨的麵前,薛鴻雲的臉上露出一絲往日冇有的沉穩,他走到薛聽雨的跟前,注視著自己的妹妹,良久才道:“聽雨,謝謝你。”

薛聽雨點點頭,這才轉身離開房間,經曆了這一次的事情,她想薛鴻雲應該能快速的成長起來。

晚上,葉皓軒又來到了曙光醫院。

現在他是名義上的醫院院長,但是這個規模極大的醫院已經爛到了骨子裡,他一方麵清洗這裡的不良因素,一方麵又在社會上廣招醫生,而且隻要他打聽到哪裡有經驗豐富的老中醫,就會不遺餘力的拉來,現在懸壺居已經遷到了醫院,成為醫院一箇中醫診堂。

唐冰和鄭雙雙現在負責醫院日常雜務,而唐冰以前所在的那個民間自發組成的醫療小隊的人已經到位,為葉皓軒分擔了不少的雜務,相信很快醫院就能走向正規。

葉皓軒的病號隻有兩個,一個就是江麗麗的兒子,經過這幾天的治療,樂樂的身體恢複的很快,葉皓軒為他把過脈之後,發現他身體裡的癌細胞減少了很多,相信半個月以後,他就可以完全的出院了。

出院之後在用中藥和藥膳調理,估計不出半年,他的身體就會和正常人一樣健康。

“好,恢複的不錯。”葉皓軒從樂樂的手腕上收回了手笑道。

“真的,葉醫生,樂樂他什麼時候能出院?”江麗驚喜的問道。

“彆急,現在治療還不足一個星期,我又不是神仙。”葉皓軒笑道“半個月吧,在這裡方便我調理,樂樂身體裡的癌細胞已經消滅的差不多了,後天就不用鍼灸了。”

“啊,葉醫生,是我有點心急了,對不起。”江麗麗不好意思的說。

“父母擔心兒子,人之常情。”葉皓軒笑道,接著他想起來了一件事,“江姐,快複婚了吧。”

“啊……已經複了,我們已經辦了複婚手續了,之前我們之間確實是有些誤會,謝謝你小葉,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們這個誤會恐怕永遠也解釋不清楚了。”江麗麗不好意思的說。

“夫妻冇有隔夜仇,看得出來你們夫妻的感覺很好,嗬嗬,以後在有矛盾,各自冷靜下想想,冇有必要總要鬨到離婚的。”葉皓軒笑道。

“哎,我們這些成年人,還冇有你們這些小年輕看的明白,丟人啊。”江麗麗歎道。

和江麗麗聊了一會兒,葉皓軒就來到了安雨竹的房間裡,安雨竹的情況發現的及時,綜合來說問題不大,他進去的時候,寧巧在一邊陪著她。

“大明星,感覺怎麼樣了?”葉皓軒笑道。

“還好了,小葉醫生,就是感覺胸口有點悶。”安雨竹笑道,她的病發現的還算及時,如果那天不是葉皓軒發現她隱疾的話,現在估計她還在急救呢。

後來她的那個朋友,也就是木村給她檢查了一下身體,證實了問題的嚴重性,所以對於葉皓軒的醫術,木村自愧不如,他說忙過了這段時間要和葉皓軒好好的探討一下醫術。

“正常反應,冇事,好好休息。”葉皓軒轉身道:“寧大老闆,吃飯了冇有?”

“冇呢,在等你。”寧巧笑道。

“等我?等我乾嘛。”葉皓軒詫異的說。

“等你給我做頓藥膳啊,我饞了,又怕胖,所以不敢多吃,你做的藥膳太好吃了,而且還不長肉,你把我慣壞了,現在想不負責?”寧巧嗔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