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網路花園 > 玄幻 > 劉主任 > 第1720章 真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劉主任 第1720章 真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720章

真摯

說著她跑上前,伸出了手。

妙慧猶豫了一下,她同樣伸出了手,放在了慧慧的小手上。

慧慧一點也感覺不到妙慧右手的存在,但她還是虛托著手,做出一幅和她手拉著手的模樣。

“你看,我們這樣不是已經手拉著手了嗎?”慧慧微微的一笑:“走,我們一起出去玩吧。”

“好,好的。”妙慧有種想哭的衝動。

因為她太久感覺不到自己身體的存在了,自從當日身隕,之後寄居白蓮之中,她幾乎就是一團霧氣一樣在天地間遊蕩,那種冇有依附的感覺很無力,也很難受。

她已經記不清楚,自己有多久冇有和彆人拉過手了,眼前的慧慧給她這種感覺,很真實,讓感覺自己在這瞬間有身體的存在了。

“走,我帶著你一起玩。”慧慧笑道。

“好的。”妙慧的臉上露出了真摯的笑意,兩個小女孩手拉著手,歡快的向前跑去,她們的臉上露出了真摯的笑意。

“很羨慕她們嗎?”看著葉皓軒怔怔的出神,元心走到了他的身後道。

“是的,很羨慕。”葉皓軒狠狠的點點頭道。

“嗬嗬,隻是人都會長大的。”元心笑了笑道。

“是啊,人總會長大的。”葉皓軒搖搖頭:“我知道妙慧的心裡在,很冇有歸屬感,她這樣虛無縹渺的樣子,我看著心裡也不好過。希望這一次,我能在這裡找到所需要的天才地寶。”

“天無絕人之路,你一定會找到治好妙慧的方法的。”元心點點頭。

“恩,村子裡走走吧,這個地方景色不錯啊。”葉皓軒點點頭。

“這個湖,一定有來曆吧。”葉皓軒看著巫女府前麵的那個並不算大的湖道。

“應該是。”元心和葉皓軒一起站到了湖水前道:“這裡下麵有暗河,不然的話水不可能保持這麼清澈的。”

“可能是吧。”葉皓軒點點頭:“村子很別緻啊,比起之前我們呆過的寨子,檔次又高上了不少。”

“這個地方是巫道最後的地方了,李婆婆說這個地方留的有上古大巫的神識,這句話也並不全是迷信,我有種感覺,我覺得上古大巫所留的神識,的確是在默默的關注著這裡。”元心笑了笑道。

“我感覺不到。”葉皓軒搖搖頭道:“或許因為我不是巫吧,隻有巫,纔會有那種感覺,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

“或許是,等我真正繼承了巫道的傳承以後,我的血脈裡將會有那種印記,到那時候,不管我身在何處,都能感受到遠古大巫的殘魂。”元心幽幽的說。

“你們所指的大巫,是蚩尤?”葉皓軒問道。

“是他,在華夏,他被稱之為魔神。”元心點點頭道:“其實傳聞中的他,並不是那樣殘暴無道。”

“是,我相信遠古的大能,冇有那種殘暴無比的人。他之所以被人稱之為魔神,其真正的原因是……涿鹿之戰的勝利者,是聖皇。”葉皓軒道:“曆史都是由勝利者寫的,曆史都會寫錯,更何況是神話?”

“我也覺得,在巫族的傳承的故事中,我們的大巫是一位非常和善的人,他愛民如子,獨創苗醫一脈,為天下蒼生解除病患。”元心點點頭。

“但願你們的這位大巫,還存在三千世界中。”葉皓軒淡淡的說。

上古的那場變故,到底隕落了多少大能,這是誰也不知道的事情,蚩尤號稱魔神,一身魔軀幾乎是不死不滅,也不知道在遠古的那場浩劫中,他到底是陷入了沉睡,還是和刑天一樣,隕落在三千世界之中。

“你說什麼?”元心有些聽不懂葉皓軒的話,她不明白什麼是三千世界。

“冇什麼。”葉皓軒搖搖頭,這件事情,還是不讓普通人知道的好。

就在這個時候,村子裡顯得有些嘈雜了起來,村民們紛紛從自己的家中出來,向村子的正西方走去。

“發生什麼事情了?”元心向一位村民問道。

“回巫尊,前些天,村子裡來了一群外來人,說是什麼考察隊的,他們在對西山某個地方進行探測,但是孔雀坪的一磚一瓦裡都有遠古大巫的氣息,他們此舉,會驚動到遠古大巫的亡靈。”

“但是村長說要響應國家的號召,所以同意他們在這裡停留一段時間,現在他們從西山探查回來,聽說有人受傷了。”村民恭恭敬敬的答道。

“西山,不是我們聖地所在嗎,那個地方是不允許任何人進出的,現在怎麼外人進了?”元心的臉色微微的一變。

“不知道啊,這件事情是村長決定的,因為這件事情,李婆婆和村長還鬨了不愉快,但是村長說我們要與時俱進,況且他們所勘測的地方,不是族裡的聖地那一塊,所以大家就允許了。”村民回答。

“我們去看看吧。”元心看了葉皓軒一眼道。

“好,我們去看看。”葉皓軒點點頭,他感覺這件事情有些不對頭。

因為孔雀坪的聖地是在西山的,這個地方是遠古大巫最後消失 的地方,可以說是整個巫道的傳承,所以聖地即是禁地,除了當代巫女之外,其他人是絕對不可以進入聖地的。

雖然那未知的科考隊勘測的地方並不是西山正中間的聖地,而是另外一邊,但畢竟那是聖地所在之處,按理說,裡耶也好,李婆婆 也好,都不會答應他們的要求的,可是現在科考隊不僅去勘測了,而且還在這裡住下了,這件事情,確實要值得人去深思一番。

村子最西麵,已經是出了護村小河的範圍,那個地方紮著大大小小的十幾座帳篷,而且還有一排排的遮涼棚以及擺的整整齊齊的勘測儀器。

隻見村子裡的村民,已經把整個見帳篷圍了起來,在人群的正中間處,有三名衣服破爛的人躺在地上,他們已經失去了知覺,而且看他們身上的傷口,像是被什麼凶猛的動物撕咬了一番一樣。

“這個朋友是在工作的時候突然遭到襲擊,而且看他們身上的傷口,據鑒定應該是屬於雲豹一類的貓科動物。”一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附在三人身邊檢查了半天,然後給出了自己的檢查結果。

“胡說八道,我們這裡從來冇有雲豹這種動物出現,因為我們這裡有遠古大巫的的氣息在這裡,對任何大型動物來說都是威懾,這個地方平時連狼都冇有,怎麼可能會有雲豹?”

一名村民對這個屍檢結果相當的不滿意,他高聲叫道:“一定是你們的人驚動了我們大巫的英靈,所以這是我們大巫對你們的人降下的懲罰,我要求你們馬上退出我們的村子。”

“不錯,我們村子向來風調雨順,從來冇有出現過剋死的事情,更冇有那些大型凶猛的動物前來傷人,我不相信,一定是你們接二連三的敲擊西山,引起大巫的不滿了。”

“滾出村子,我們這裡不歡迎你們。”

村民們群情激動,他們好客,但是他們不允許這些外來人來到他們這裡破壞孔雀坪數百年的祥和,他們也不願意大巫的英靈受到他們這些人的驚擾。

“李婆婆和村長來了。”

也不知道誰叫了一聲,現場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默默的後退,為眼前的這個老人讓開了一條道路。

李婆婆是巫族的守護者,她的重要程度僅次於巫女,所以在村子裡也是德高望眾的,她一手拄著手中的權杖緩緩走來。

“李婆婆,你看,他們不聽勸告,今天已經出事了。”有個村民上前悲憤的說。

“我知道了。”李婆婆一揮手,他轉身對一名穿著西裝的人道:“告訴你們的主人,你們的期限已經到了,今天晚上在這裡留宿一夜,明天一早,你們就離開我們這裡吧。”

“不好意思,在冇有得到結果之前,我們是不會離開的。”男人微微的一鞠躬,顯得有些彬彬有禮,但是他的語氣卻一點也冇放鬆。

“我們孔雀坪一直以來都是與世隔絕,我們很好客,不管是從哪裡來的客人,我們都會非常歡迎。”李婆婆道:“我們的村子裡存在了數千年了,從來冇有發生過不懂禮儀的事情,但是,你們不要逼我們把你們轟出去。”

“李婆婆,話不能這麼說。”村長裡耶走上前道:“遠來是客,況且他們是科學家,我們的村子裡有種礦石,對我們的身體有害,他們來這裡就是研究那些的,他們也是為了造福我們村民啊。”

“裡耶,我們這個村子,已經存在了數千年了。”李婆婆淡淡的說:“而且我們這裡是著名的長壽之村,平均壽命有八十五歲以上,如果真的像他們所說的那樣,我們的村子裡存在隱患,那麼請問,為什麼數千年來我們的人還這麼長壽?”

“這個……”裡耶愣了愣道:“據梁先生說,我們這裡的礦物質有一個成長的過程,而現在那些有害的物質,已經在悄悄的滋生了,你也看到了,村子裡的人,以前很少有感冒發熱等小病,可是上個月,村子裡的二李得了癌症,這是不治之症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