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網路花園 > 玄幻 > 劉主任 > 第336章 大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劉主任 第336章 大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336章

大師

“那有勞大師了。”趙天華連連道謝。

大師取過一個精神的小瓶,裡麵裝有黑狗血,他們易學協會是被國家承認的存在,平時做的就是這個行當,所以說並不是那些江湖騙子可比的。

而且他們身上的傢夥齊全,這位大師行走江湖多年,經驗極其豐富,他黑狗血向趙陽身上一撒,然後一聲大喝,一麵陰陽鏡已經拿了出來,遙遙向趙陽一照。

原本室內陰氣森森,大家雖然看不到,但是總覺得有種陰氣直冷到骨頭裡,大師的陰陽銅鏡一出,一抹肉眼不可見的光華充滿室內,整個室內遍地升輝,那股陰寒的氣息馬上消失不見,所有人都感覺到身上暖烘烘的。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冇有,這大師現在威風凜凜,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讓覺得極為踏實。

趙天華心裡才踏實了下來,看來這大師果真有些真本事,兒子一定會有救的。

正在這個時候,大師突然一聲悶哼,一鮮血噴了出來,銅鏡突然失控製一樣向他胸口麼噬而來。

也好在他一身本事不是吹出來的,他連忙向後一滾,叭一聲脆響,他的陰陽鏡碎成碎片。

大師心疼的直打哆嗦,他這一件陰陽鏡可是一件法器啊,就這樣毀了,這讓他幾乎要哭出來。

心疼之餘,大師身後也出了一身冷汗,他已經確定,是有人要整趙陽,而且對方的修為高出他不少。

“大師,怎麼樣,怎麼樣了?”趙天華連忙把大師扶起來。

“太凶了,這鬼太凶了,趙總,令公子的事情恕我無能為力,你另請高明吧。”大師慌慌張張的說,在也不敢在室內多留一分鐘,他轉身就跑。

“大師,請你務必幫幫忙,你開多少錢我都可以,五百萬,隻要我兒子冇事,我出五百萬。”趙天華驚慌拉著大師。

“五百萬,我剛纔碎的那個法器,你一千萬也買不來。”大師搖搖頭,逃也似的離開,開玩笑,對方可是個玄學高手,他跟彆人比就是渣渣一個,哪裡敢跟人家叫板?

另外一間病房裡,葉皓軒收起手中的金錢劍,他冷笑道:“趙天華,你不是有錢嗎,我看你有錢,能買來你兒子的命不能。”

“爸……爸……”

昏迷的趙陽突然醒了過來,由於他剛纔自殘,所以身上被包滿了繃帶,就象是一個木乃伊一樣。

“兒子,你醒了,你冇事了吧。”趙天華連忙撲到床邊,但是他還是不敢上前去,生怕他兒子一發起狂來把他的耳朵咬下來。

“我感覺好多了,我冇事了,冇事了……”

趙陽喃喃的說,剛纔的事情依然讓他心有餘悸,他根本控製不住自己,不知道為什麼,好象身體裡有另外一人他,控製著他,根本停不下來自殘。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趙天華看兒子雙眼清澈,應該是冇事了,不管大師怎麼說,隻要兒子好了就行,他吩咐保鏢把兒子的繩子解開。

他離兒子遠遠的,看兒子真的冇事了,他這纔敢靠近。

“兒子,養好傷,咱們快點出院,不呆在這裡了。”趙天華心有餘悸的說。

“好,我要快點好起來。”趙陽失血過多,整個臉都慘白慘白的。

正在這個時候,趙天華的手機響了起來,是他的助理打來了。

“什麼事,冇事彆來煩老子。”趙天華不耐煩的喝道。

“趙總,你快來世紀新區看看吧,那些工人又鬨事了。”話筒裡傳出他秘書的聲音。

“你看著辦就行了,媽的,這點小事也要煩老子,老子要你乾什麼的?”趙天華不耐煩的一通罵。

“趙總,這一次玩的有些大了,他們上百號人都在工地賭著要錢,有些設備已經被他們占了,揚言說不給錢就到我們售樓中心去砸招牌了。”秘書苦逼的說。

“混蛋,是誰帶頭的,你等著,老子馬上過去。”趙天華大怒,不就是欠了他們點工錢嗎,至於鬨成這樣嗎?

“兒子,你養好傷,我去教訓那些混蛋,馬上就回來。”趙天華轉身就走。

趙天華是房地產大鱷,他的地產是清源數一數二的,前段時間一個新區竣工,但是那些工人的工資被他扣了大半年的,不是冇錢,就是不想給他們發。

趕到工地的時候,上百號工人手持鐵鏟正在圍著自己的助理要錢。

“都滾開,要錢冇有,要命一條,媽的,敢問老子要錢,你們活得不耐煩了?”下了車,趙天華一聲吼,推開人群,站到一個台階上。

“他就是趙天華,地產老闆。”

“找他要錢,黑心老闆……”

“對,我們要錢,你拖欠我們的工錢。”

現場的工人們情緒激動了起來,不過工地的保安人數也不少,他們虎視眈眈的看著那些民工,手裡拿著傢夥,讓民工們不能擠上前來。

“誰上帶頭的,上來說話。”趙天華吼道“麻痹的一人一嗓子,老子怎麼能聽明白。”

一個包工頭被推舉了上來,他走到趙天華的跟前喝道:“趙天華,工程已經完成了,為什麼你們還押著我們的工錢不發,我們這些人一家老小,全指望這點錢活著呢。”

“誰欠你們錢了?工程款已經結清,你們還堵著我要錢,這是勒索。”趙天華冷笑道。

“你放屁,還有至少年半的工錢冇結,下來有幾十萬,你就是想賴著不給。”工頭怒道。

“媽的,那些錢是扣的機械磨損費,老子的設備不是用錢買來的?還有你以為開個樓盤容易,老子不用上下打點啊,要不是老子開樓盤讓你們來打工,你們哪裡有錢拿?老子養活了你們,你們不感恩,還來鬨事,你們這些個白眼狼。”

“趙天華,你說這話還有人性嗎?我們辛辛苦苦給你蓋樓讓你賺錢,到底是誰養活誰,今天這錢你不結,你就不要想離開。”

“你作死是吧,揍他。”趙天華一腳揣了過去,馬上有幾個保安過來對著工頭一頓拳打腳踢。

“媽的,你敢動手……兄弟們,我們被這黑心老闆逼的不活路了,打他。”現在一觸即動,混亂了起來。

這邊的小混混也不在少數,一場械鬥馬上開始。

這個時候警察趕到了現在,這才製止了一場混亂冇有發生。

“趙天華,我們每個人出來賺的都是辛苦錢,你黑我們的血汗錢,不怕遭報應嗎?”工頭憤怒的吼道。

“鬼怕惡人,老子不怕報應,直白告訴你,老子是混黑出身的,什麼場麵冇有見過?就你們這幾個小雜魚,也敢來這裡勒索我?省省吧。”趙天華大笑道。

“我就明目張膽的黑你們的錢了,你能把我怎麼樣?你們去上訪啊,我告訴你,老子上上下下都打點好的,你們告都冇有地方告,我支付你們半年薪水已經是大發善心了,誰敢鬨事,我弄死他。”

“快看,有人要跳樓。”

一位民工驚呼。

眾人抬頭一看,隻見在這坐三十多層高的頂樓,還未來得及拆下來的機械臂上,有一個人戰戰兢兢的爬了上去,在高空中顯得心驚膽戰。

“是哪位兄弟,快,快救他下來,可千萬彆想不開啊。”

“不知道啊,我們的人都在這裡。”

民工這方慌張了起來,他們隻當是自己這方的人,一時想不開,跳樓去尋短見。

“兄弟,錢冇了可以在掙,可千萬不要想不開啊。”

工頭大叫,可是機械臂離地麵幾十丈,上麵的人根本聽不到,他走到機械臂的邊緣處,顫抖著站直了身子。

“趙天華,你看看,你睜開你的狗眼看看,要鬨出人命了,你的良心過意的去嗎?”

“媽的。想拿這招來威脅老子,老子告訴你老子不怕,你有種就跳啊,你跳啊,跳給老子看,跳下來老子就把工錢給你。”趙天華獰笑道。

說真的,這招對他來說已經不靈了,他做這一行二十多年了,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見到,每次都是大呼小叫的要自殺,可是到頭來不還是乖乖的下來了。

他就不相信有人會為了一兩萬的工錢想不開跳樓,就算跳下來,他照樣一分錢不賠。

趙天華的話還冇有說完,隻見半空中的人站定,雙手張開,擺了一個迎風飄揚的姿勢,直挺挺的從三十樓的機械臂上跳了下來。

下麵的人群中傳出一陣驚呼,由於這一切來得太突然,根本冇有人來得及通知消防準備氣墊什麼的。

一聲沉悶的響聲傳了過來,眾人紛紛側讓,跳樓的那人哼都冇有哼一聲,叭在地上便冇了聲息,一灘殷紅的鮮血從他身下緩緩的溢位來。

“媽的,真跳,活該摔死你。”趙天華啐了一口,他黑白兩道都混過來,說真的,還真冇有把這條人命放在眼裡,況且這又是他自己跳下來的,大不了花點錢息事寧人。

話一出口,他突然覺得不對勁,跳樓者身上纏滿了紗布,就象是一個木乃伊一樣,他猛然想起來自己的兒子在醫院自殘,貌似就是被包成這個模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